你在这里

国家安全警示案例

案例1. 留学国外被策反窃国防军工情报

涉案人沃某某于上世纪80年代公派德国留学,期间被策反加入间谍组织。根据间谍情报机关指使,沃某某发展了其远房亲戚、中国某科技集团公司高级工程师郭某某。郭利用工作之便,搜集、窃取并向间谍情报机关提供了大量我研发军事武器和装备的情报,数量多、涉密深、危害大。为让沃某某能够理解专业导弹知识,郭还专门对其进行导弹知识“科普”。沃将详细记录的“科普”笔记转交至间谍机构以获取丰厚报酬。2008年,沃某某、郭某某分别以间谍罪及向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被判处死刑。

解析:国防军工领域一直是境外间谍情报机关对我实施策反、窃密活动的重点。个别专家敌情观念薄弱、保密意识不强,有的涉密单位保密责任、制度落实不到位,给反窃密反策反工作带来极大隐患。从近年来破获的有关案件看,涉国防军工领域的策反、窃密案件呈现多发高发态势。

案例2.科研人员被利诱盗取高科技情报

案犯刘某,原系我国家重点科研院派出所民警,其同案犯龙某某为科研单位办公室工作人员,两人结识后发展为情人关系。2002年春节后,刘某奉命押送该所最新研制的某型号军用通信装备赴K省参加实战演练,被间谍郭某盯上,郭先以物质利诱,取得刘某的信任,刘即将所携带的通信装备教程等60余页3万余字的绝密材料交给郭复制。随后郭又以感谢为名邀刘、龙出国旅游,刘正式加入间谍组织。回国后,刘某伙同龙某某疯狂盗取该所涉密材料,通过互联网和出国交接等形式送出。

2003年10月,国家安全机关发现可疑情况后开始侦察,很快将刘、龙两人锁定为犯罪嫌疑人,同年11月将两人逮捕。当场查获尚未送出的文件资料86份3288页及大量的活动器材和经费。2004年,两人被依法判处死刑。此案的破获,挖出了隐藏在我政法队伍和国防科研单位的“钉子”,沉重打击了境外间谍机关的破坏活动。

解析:近年来,境外间谍情报机关在我内部安“钉子”,在策反我人员,窃取我政治、军事情报和外交秘密的同时,加大了对我经济、科技等领域渗透、窃密的力度,严重威胁我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

案例3.一打工者沦为间谍窃密工具

李某某,1973年生,初中文化,四川人。2000年,李某某来到广东沿海某市打工,先后做过保安、仓库管理员、公司业务主管,后来与妻子在该市经营了一家小吃店。2011年5月的一天晚上,李某正在加班,突然,电脑QQ上弹出一个陌生的QQ号请求加为好友。在金钱的诱惑下,李某某开始与这位好友——“飞哥”在网上干起了出卖国家秘密的勾当。“飞哥”初期只布置一些简单的任务,成功后便具体深入,安排李某完成一些更有针对性和机密性的任务,传授其通讯联络基本技能,并用积极兑现酬金的形式吸引和黏住李某。

经查,从2011年开始至2013年1月,李某某先后为“飞哥”及其同事订阅了39种115本内部期刊,报送了2000多张军事照片和大量军事信息,经专业部门鉴定,这些军事照片和信息含军事秘密多份。而李某某每月从“飞哥”领取六七千元酬金,还有500元—2400元不等的奖励,一年多下来,共计领取9万多元。最终,李某某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

据掌握,“飞哥”是境外间谍情报机构制内人员,长期从事对大陆的情报窃密活动。据不完全统计,2007年以来,“飞哥”利用“网上书店”、军事爱好者网站等网络渠道,在全国多个省市策反了40人为其所用。

解析:间谍以网络交友为名、用金钱利诱李某“上钩”,正是抓住其社会阅历浅、防范意识弱的“软肋”。李某后期曾多次对“飞哥”的身份产生过怀疑,但在利益驱使下,心存侥幸,结果越陷越深。

案例4.外籍华人收买他人窃取石油机密资料

外籍华人薛某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出国谋职,就任某国情报信息处理机构东北亚地区经理,负责跟踪中国的油气层藏研究、勘探开发和生产经营。从2001年起,薛某利用金钱收买等方式,四处攀拉有关机构人员,广泛建立情报搜集网络,共窃取我石油天然气资料4万余份,其中含机密级300多份,秘密级3万多份,对我能源安全构成重大危害。

2010年7月,薛某案被我国家安全机关侦破。经依法审理,以“为境外刺探、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另有多名有关机构人员因泄露国家秘密被依法查处,或因重大违纪受到党纪、政纪处分。

解析:要敬畏法律、明辨是非,切莫为了蝇头小利,损害了国家利益、葬送了自己前程。

案例5.大学生兼职“调研”实帮间谍拍摄军舰

2012年4月,广东某校专科生徐某考入该省一重点大学,因父母都在农村,家境不太宽裕,于是他在QQ群里发了求助帖“寻求学费资助2000元”。不久,一网名为“Miss Q”的人回帖,询问其姓名、手机号、就读院校和专业,然后表示愿意提供帮助。徐某喜出望外,把银行卡号告诉对方,第二天,徐某就收到2000元汇款。徐某当时知道的是,“Miss Q”是“一家境外投资咨询公司的研究员”,需要为客户“搜集解放军部队装备采购方面的期刊资料”,希望徐某协助搜集,作为资助学费的回报。徐某痛快地答应了,但没能在学校的图书馆找到相关资料,而“Miss Q”也未强求。

这么好赚的钱,让当时正在实习的徐某发生了心理变化,他开始觉得实习“又苦又累钱又少”。同年5月,徐某主动联系“Miss Q”,对方向他提供了一份“田野调研员”的兼职,月薪2000元。徐某所在的广东某大城市有一个军港码头和一家历史悠久的造船厂,他的“调研”工作就是到军港拍摄军事设施和军舰,到船厂观察、记录在造在修船舰的情况,并将有船舰方位标识的电子地图做成文档,提供给“Miss Q”。双方约定的传送方法是:通过手机短信约好时间,由徐某把加密文档上传至网络硬盘,“Miss Q”立即从境外登录下载。2013年5月,徐某被国家安全机关依法审查。

解析:境外间谍情报机构最初与学生接触时,只提简单要求,如到图书馆查找资料、订阅学术期刊等,这些公开信息大多不具备情报价值,但在持续联系的过程,尤其是定期支付酬金极易让年轻学生形成依赖。随着要求具体深入,多数学生会觉察到对方身份,一些学生主动终止联系,一些人被威胁,也有人因贪利而继续配合。

 

广东省国家安全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提醒广大公民共同维护国家安全,发现危害国家安全可疑行为或其他破坏活动时,可拨打举报电话12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