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这里

华侨社团抵押房产助黄花岗起义

美国旧金山五洲洪门致公堂总堂会长周国祥介绍,这些是孙中山于1911年为国内武装起义筹款时用过的办公桌椅。

百年前,美国旧金山致公堂从帮会组织被改造成了革命组织。图为美国旧金山华埠。

今年6月,夏威夷茂宜岛和兴会馆辟出孙中山专题展,包括他与哥哥孙眉的关系。

1911年,孙中山在美国进行革命活动时使用的密电码、火车票及其发行的筹饷债券。

        ■百年潮

        华侨欲雪国耻捐助革命

        我们行走于北美,发现无论是美国还是加拿大,所有大城市都有红砖绿瓦方块字的中国城、唐人街,而这些地方又都有一个共同的标志性雕塑——孙中山的纪念铜像。同时,还多建有镶镌孙中山手书“天下为公”四字的牌坊。孙中山成为海外炎黄子孙一致崇拜的政治领袖。而他所描绘的那个强国梦,凝聚共同的家国情。

        孙中山在几十年的革命生涯中,不停地奔走于亚欧美各国,其中4次赴美国,三访加拿大,向海外华侨争取理解和支持。其中,他在美加的活动,最典型地体现了他的革命精神,用两个字来概括——那就是“和”与“斗”。和,他用那渗透了广东口音的话语,来宣传强盛中国的革命思想,团结广大侨胞和社团;斗,仍然是他用那渗透了广东口音的话语,在社团和演讲中揭露保皇派的面目,阐明中国走这条路是行不通的。

        当年,这位身形单薄的广东人,既无权无势又无钱无兵,保皇派的代表人物梁启超比他更有名望,他曾不断地遭遇了冷眼。但他满腔的爱国热忱,以及对祖国未来的谋划,正是通过一次次激烈的交锋彰显出来,渐渐地被乡亲们理解和接纳,并且有越来越多的人站到其阵营中来。

        这点点火星从夏威夷、旧金山,到温哥华、波士顿等地燃烧起来。海外乡亲以赤诚之心,为这个强国梦付出精神上的拥护和金钱上的支持。在中国的起义和新政府的经费,大多来自这里的商人、劳工。还有不少人踏着万里波涛,回国参加起义,甚至抛头颅、洒热血。

        我们不能否认,孙中山与华侨之间的密切关系中,千丝万缕的乡情也是其中的重要因素。当孙中山这位广东籍的革命领袖出现在北美时,令主要来自广东的侨胞感到特别亲切,更何况他所进行的革命活动是为了兴国救民。孙中山在美国檀香山创立了兴中会,在最初的126名会员中,来自他故乡的广东香山县人就有70人。

        黄花岗起义失败后,孙中山急需数万美元以处理善后。北美华侨华人最大的组织洪门致公堂抵押房产,筹款救急。同时,那些当苦力的、做裁缝和小摊贩的,也都拿出仅有的钱。尽管他们在家乡的亲人,也需要这些糊口的钱。

        司徒美堂先生说:“当时许多人奇怪,华侨平时一分一分地节省,美国人名之为‘吝啬鬼’,但能一举手间即筹得15万元。这是什么原因?我想,其实是华侨受帝国主义‘教训’的必然结果。我们深知:国家不强之可耻可痛,要雪耻就需先捐钱。”

        风中明辨是非,雨中积聚力量。在辛亥革命时期,侨胞们拥戴孙中山,义无反顾地追随,倾尽全力地支持,为他领导的民主革命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如今中华民族经过百年奋斗,强国梦已经越来越近,越来越真,我们不能忘记那些海内外为此付出的先人们。

        今年7月,美国在台协会在台湾举办一个“孙中山与美国”特展,出示来自美国国家档案局的历史文件,证明孙中山拥有美国籍。这一消息在全球华人圈中引起轰动。难道影响中国历史的这场民主革命,竟然是由一个外国人领导的?

        过去的人过去的事,因这些消息又鲜活起来,生动起来。故事最开头的场景,应当是1904年的旧金山码头。

        其实以上说法根本站不住脚。已故的英国调查作家马丁·布斯曾写道,1908年孙中山在泰国为躲避满清追捕,向泰国政府出示夏威夷出生证明和美国护照,声称他是美国公民。马丁证实,这两份文件都是檀香山华人组织伪造的。

        我们在夏威夷采访了该州孙中山基金会董事长、夏威夷国家银行总裁陆关祺,他是孙中山战友陆皓东的侄孙女婿。当年陆皓东跟孙中山一起在广东香山长大。陆关祺说,清朝末年,孙中山因发起推翻满清政府的革命而遭通缉,美国又因排斥华人移民及劳工而实施排华法案,孙中山因此进出美国一度遇到困难。于是,当地侨领设法协助他取得了在夏威夷的出生证明,让他拥有美国籍。这份出生证明上显示,孙中山的生日是1870年11月24日,而11月24日正是兴中会成立日,孙中山以此寄予革命之意。

        另外,台湾国民党党史馆主任邵铭煌也表示,这个出生证明是孙中山为了革命需要采取的“非常手段”。正因为这个假的身份,他才能奔走美国各地募款和鼓动革命。的确,早在1904年孙中山也因此受到美国当局的质疑,并以伪造护照为由将他关押过17天。

        那是1904年,孙中山从檀香山赴美国大陆。他的到来,引起清廷总领事何祜的警觉,鼓动保皇会人士向美方举报孙中山的护照是伪造的,要求美国海关阻止其入境。果然,孙中山一上岸,就被美国官员以其护照“伪造”为由,移送到码头的木屋移民候审所,并经移民局判令其遣送回檀岛。

        正当孙中山“焦灼异常,彷徨无计”之时,美洲洪门致公堂的领袖、旧金山市致公堂盟长黄三德等人展开了救援行动。

        洪门致公堂是个什么组织呢?18世纪至20世纪初,华人被“卖猪仔”到北美后,淘金、修铁路、洗衣、剃头就是其谋生路。他们由于受白人欺压、被穷困折磨,于是抱团取暖、结社互帮,于1863年建立起洪门堂会——洪顺堂,这比加拿大建国还早4年。1876年开始,洪门致公堂在美洲普遍出现,其总部在旧金山,以团结组织华侨、维护自身利益及反清救国为己任,绝大部分华侨都加入了洪门致公堂。

        之前,孙中山首次赴美宣传革命,但由于华侨华人对其观点不了解,响应者寥寥。于是,孙中山在亲友的介绍下,在檀香山加入致公堂,并被封为“洪棍”(即元帅)。

        这次孙中山遇险,黄三德等人听闻,便对手下人说:“救孙大哥,即救国行动。”他们几人速请美国律师,还拨出专款5000美元,与美国移民局和联邦工商部打官司。最终,孙中山在被禁闭17天之后恢复自由。当天,侨领黄三德、唐琼昌、伍盘照组织侨胞,前往码头列队迎接孙中山。

        同时,伍盘照还在报纸上发表文章,向侨胞揭露了保皇党企图谋害孙中山的阴谋,令孙中山在侨胞中的威望大大提高。

        就在今年3月,一批显示五洲洪门致公总堂当年协助孙中山推翻满清统治的历史文物,被旧金山湾区华侨文物召集人招思虹捐赠给该总堂。其中包括黄三德百年前募款收据、致公总堂刊登在美国报纸上的“关于孙中山演讲”的广告等。

        改组帮会成革命组织

        动员群众,就是要将个人的觉悟变成党派的觉悟。戊戌变法后,保皇会人依然活跃。孙中山到美国后,就在这个华人势力最大的组织,开展了与保皇派的斗争。

        孙中山在黄三德、伍盘照等人的支持下,印刷邹容所著《革命军》一书,共1万1千册,分别寄美洲及南洋等地,以广为宣传。

        旧金山记者陈继俨曾站在保皇党立场,对革命党展开笔战,孙文亲自撰文与之辩论。另外,《大同日报》是致公堂的机关报,但原主笔欧榘甲为保皇党人,常在报上发表文章攻击孙中山。黄三德等人大为不满,于是迫使欧氏辞职,由孙中山派来革命党人刘成禺负责,从此《大同日报》成了宣传革命反清的报纸。这就是辛亥革命史上著名的“《大同日报》‘易帜’”事件。从此,全美华侨知道了革命与保皇之间的不同立场和主张,保皇党在美的势力开始衰落,而革命党势力因而日益增大。

        孙中山还在黄三德授权下,起草了《致公堂重订新章要义》和《新章程》80条,将“联合大群,集团大力,以图光复祖国,拯救同胞”列为致公堂的“义务”;将中国同盟会的“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16字纲领规定为致公堂的“宗旨”。从此,致公堂从帮会组织被改造成了革命组织,其成员多能自觉地为民主革命而奋斗。

        从旧金山打开局面后,孙中山在美国和加拿大一路顺畅,演讲、筹款和动员,都获得极大反响。加拿大是康有为的保皇会总会所在地,为了争取加拿大温哥华的侨胞,孙中山在致公堂侨领创办的《大汉公报》鼓吹革命。

        1911年1月,孙中山来温哥华唐人街演讲,当地聚居的5000名华人中竟有七成人冒雨听讲。孙中山感慨曰:“人心如此,革命必成功矣!”

        成立洪门筹饷局支持辛亥革命

        虽然经历了100多年的风雨,洪门致公堂关于支持辛亥革命的那一段历史,仍然是该社团最宝贵的财富。

        当我们采访加拿大洪门达权总社社长陈德光、致公堂民治党总部副主委郑炯光时,他们自豪地说:洪门对辛亥革命的贡献,可以分为出力和出钱两部分。洪门子弟如许雪秋、邓子琼、黄明堂、王和顺、关仁甫等,均协助孙文发动历次的革命起义,其中一些人成为黄花岗烈士。另外,我们的人在孙中山3次到加拿大时保护他,因为当时保皇党在追杀他。其中,1911年2月,孙中山在加拿大进行的为期70多天的革命宣传和募捐活动,他走访了5个省的十几个大小华埠。

        1911年的黄花岗起义失败后,孙中山与黄兴等人在马来西亚槟城商议卷土重来之计。为了安顿逃出的革命志士,并策划在广州发动大规模的举义,孙中山写信美洲致公堂同志说:“内地革命风气亦已普受,军心民气,皆同归向,决意为破釜沉舟之举,誓不反顾,与虏一搏。”他请求筹款以应起义。

        美洲致公堂接到这封信,便立即行动筹募,专门成立了洪门筹饷局。由于筹款是很费时间的,于是在司徒美堂的建议下,致公堂骨干们商议:先将致公堂的楼房向银行抵押,用作军费。于是,仅维多利致公堂总堂就抵押房产得款3万元,为广州黄花岗之役而效劳报国了。接着,侨商和其他致公堂都踊跃筹款,加拿大共募款港币7万余元,居各地华侨义捐第一位。

        因此,广州黄花岗烈士墓后面的纪功坊,最上面那块就是加拿大华侨的。陈德光告诉我们:“所抵押的房产到1950年才由全加的会员凑钱赎回。”

(来源:南方日报网络版)